蓝奏云雪人盒子

头像

Written by: fhaini1943


About : This author may not interusted to share anything with others

3月 ago | Date : 2021年7月8日 | Category : 未分类 | Comment : 蓝奏云雪人盒子已关闭评论 |

“哦?”这话一出几人皆是好奇的看着林染。

“这人身后的金龙只是用朱砂描画上去的,当时他口中念的必定是浮空术,只需这种简单的术法便可以有游龙翱翔的景象。至于吸水,你们看泉眼的石壁上,那是引水阵法,应该是他之前就准备好的,当金龙飞到泉眼上空时就会触动的,所以说这些简单的小把戏…”

“你为什么不揭穿他?”梓鸢问道。

“我们此次来昆仑做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算了。”

几人都是觉得扫兴便,没有了在逛下去的兴致一同离开。

原本准备第二日去玉虚峰的几人,一大早便被苏师伯拉去万丈殿听师长讲道,直到傍晚的时候才被放了出来,等到玉虚峰的时候天色都有些暗了。

玉虚峰以群山为座,是道教修炼的洞天福地。青海昆仑善产美玉,而玉虚峰就昆仑玉的产集地。如果说峨眉山是娟秀婉约的女子,那昆仑山便是气势磅礴的侠客,山川巍峨耸立如斧凿刀劈,经年的积雪仿佛与白云相接,让人的神魄也是融入这片苍穹。

虽是天色些许昏暗,可并不影响几人的兴致,一路上在没见到其他的人,却倒也是可以清静的慢慢欣赏。

等到了玉虚峰顶时天色已经完暗了下来,就在刚要下山时从石道传来阵阵脚步声,待到看清面容时才发现是前日在山下取巧之人。

“哈~你就是那日表演神龙吸水的骗子。”张奕心直口快一下子就把局面弄僵了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我玉虚峰作甚,莫不是想来此偷窃宝玉?”那人也不客气的顶了回去。

“你…”张奕刚有动作就被汤怀拦住。

新浪女主播

“看你们这贼眉鼠眼的样子肯定不是好人。”

汤怀拉住了张奕,可一旁的深深却提剑刺了过去,这人好死不死的居然带着几人一同骂了,以顾灵深的脾气如何能忍。

深深的时雨剑将峨眉山的扶风剑法舞的滴水不漏,力道虽不大可胜在剑法伶俐气息绵长,剑招使得犹如游龙走凤般不给一点空隙。

那人之前虽是取巧完成神龙吸水,可手底下却还是还有一些真功夫,在深深如此迫紧的剑招下并不慌乱,反而见招拆招起来,刚开始也不拔剑只是躲闪,直到深深抓住空隙捏起手诀释放出红莲烈火,才拔出手中之剑,剑一出鞘便听见有龙吟之声。

红莲烈火只将那少年包住片刻,便像被旋窝吸走般慢慢消散,少年仗剑从旋窝中心处走了出来,此时他握剑的右臂盘附着一条金龙耀耀发光。

深深还想在动手却被按住,林染对其皱着眉摇了摇头,转身对那少年说道:“道兄,不打不相识,我们本无恶意,今天就当以武会友,在下峨眉林染。”

“哼,不要以为你们人多,就算你们一起上我也不怕。”那人似乎有些不屑道。

“对付你我一个就够了,还需要其他人,你也要太看得起自己了吧。”深深不甘示弱的道。

“好男不跟女头。”那人也没留下名字转身就离开了。

深深挣开林染的手好没气的说道:“干嘛拉我,不让我教训他。”

林染无奈道:“他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人,还不至于让我们兵刃相接吧,后天就是星宿转移的日子,别把事情弄大了。”

“可恶。”

连续两日被同一个人坏了心情,深深气的再无心情游览。

夜里,苏师伯来找,让几人明日去西大滩准备观赏的事宜。于是第二日一大早,五人就带着东西前往星宿转移的观赏地,由于对昆仑山不熟,也是绕了几个圈还未找到目的地的位置。

刚刚路过一处山脚时,遇见一位身披着灰麻衣布的老人家正在清理山路,梓鸢上前问路时老人家指了一处方向,谢过后便又匆匆赶路。

“怎么啦?”汤怀见梓鸢频频回头问道。

“那位老人家将自己浑身裹住,好像是故意不让人看清面貌,说话之间带着一股沧桑的气息,并不是年迈之人该有的感觉。”梓鸢觉得奇怪的说道。

“你也不需要太在意了,昆仑山上奇人多的是,也许这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。”深深听到两人对话不太在意的说道。

“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。”

五人沿着老人家指的方向走去,不多时便来到一处巍峨的峡谷处,谷地空旷四周都是砂岩围起的小山丘,空荡的内谷并没有瞧见其他的同门,空气之中夹杂着一丝凉薄的气息没有一丝生机,几人站在谷口却没在往前一步。

谷内突然飞沙走石起来,以谷内为中心产生一股极强的磁场将众人往内部吸去,一时毫无防备几人就要被卷进去了。

就在几人将要被吸往谷地时,一青衣男子从天而降,以剑刺入石岩之内固定住。男子就这样一手抓着剑柄,一手抓着将要被吸走的深深,而深深也是抓住身旁的伙伴,就这样众人挂成

一串悬在空中。

几人稍稍稳定下来时,深深才发现拉着自己的青衣人竟是前两日遇见的那人,这时从风口又是钻出无数的妖族灵气,一张张充满邪气的脸,狰狞的向几人扑来。

邪灵夹杂着嘈杂的嘶哑的声音不断攻击着众人,只坚持了片刻的时间,几人就被卷进风口当中。

等再度恢复视觉时,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谷地的中心处,身旁都是湿裸的空地,一块一块的白骨堆积在一边,几人不自觉的靠在一块,等待着即将面临的未知危机。

林染靠着青衣人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“我从玉珠峰下来就看见你们往峡谷走,本想阻拦你们进来却被人拦下,直到你们走到峡谷口那人才放弃纠缠我,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。”青衣男子盯着四周警惕的说道。

“我们也是被人指引才进来这个地方,这是哪,昆仑山怎么会有这种地方?”林染问道。

“此处就是昆仑山的地狱之门,之前一直是被封印不让任何人靠近,我一路赶来发现布置的所有禁制都被破坏,就明白是有人故意引你们进来。”

“地狱之门?”林染几人皆是疑惑。

“相传此处是昆仑先祖和妖族大战的地方,此处留有无数妖族的骸骨,常年累月积攒了浓厚的怨念,但凡靠近的人都会被怨念吞食,所以此处被封印住不让任何人靠近。今日你们能进来怕就是被妖人引进来的。”青衣男子答道。

“明知是险地为何还来救我们?”深深站在几人的另一边,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“虽然你们几人不讨人喜欢…但毕竟大家都是修道的同门,我不能见死不救,原本以为靠自己就能拉住你们,没想到还是一起跌进这地狱之地。”青衣人深吸一口气又说道:“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,此地凶恶无比,要单打独斗恐怕我们都出不去,只有一同结阵按照八卦七星的阵法,找机会慢慢往谷口处靠近。”

“好。”众人一口同声。

“在下昆仑九方堂颜赫,此次如果大家能安出去,可要请我吃饭了。”

地狱谷内潮湿的环境下,使得这里的气温似乎要比外界低上许多,而看似平和的环境下却不知正在运量着什么,几人站在七星的方位上慢慢向峡谷口挪去。

“慢着。”颜赫像是感觉到什么突然喊了一声。

谷地此时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,不断有白骨从地下钻了上来,慢慢堆积成一个个骷髅模样,骷髅撑开土地越聚越多。

“小心。”

白花花的骨架对几人形成一种合围的态势,在将谷口完堵死之时,便疯狂的向几人扑去,每只白骨骷髅都手握一柄锈迹斑斑的大砍刀,看似笨拙的骷髅妖物行动起来十分敏捷,一同奔袭的场景竟也是气势磅礴让人心生畏惧。

“冲袭的时候第一波的破坏力最为强大,而之后的攻击力便会减缓下去,我们只要挡住第一波的攻势,后面就会好应付了。”颜赫双手握住自己的佩剑抵在胸前道。

“有意思,你的兵法看来学的不错。”张奕走到身旁也是架起吟啸剑说道。

林染和汤怀也是并肩一同御剑,展眉和清水剑在两人的操纵下直接飞入骷髅大军之中,瞬间挑落数十只骷髅骨架,一时间都是白骨纷飞的景象,只是骷髅妖物何止成百上千,这种攻击并未对其有实质的削弱。

颜赫将长剑直直的插进面前的土里,双手微张在双眼旁凝聚眉心的灵力,等到灵力汇聚成实质的模样时便将其注入剑中,顿时身前的土地像是烧开的水花,聚成毛刺的样子狠狠的刺向前方,阻挡住即将冲到面前的骷髅妖物。

张奕直接举起巨剑高高跃起跳进骷髅群中,吟啸剑在灌入磅礴的灵力时挥舞起来凶狠无比,左劈右砍之时成片的骨架纷飞起来。颜赫也是拔剑跳入白骨的海洋里斩杀起来,手中的长剑依然盘附着金龙,每次挥舞时金龙都会短暂的离开剑身自己去吞噬妖物灵性十分。

如此厮杀了一个时辰,六人都是吃不太消起来,骷髅妖物虽然倒下,可自己却能再次组合起来,即使使用五行术将其烧毁,这些妖物也能将其附于其他骷髅身上增加力量,所以随着时间推迟这些妖物就变得更加厉害起来。

不仅骷髅妖物难以解决,众人还发现这方天底下灵力运转越发困难起来,一种窒息的困顿感直逼灵台,这样下去几人必将葬送于此。

骷髅妖物不断压迫几人的活动范围,众人解决不了只能不断后退直至退无可退,六人背靠着石岩不断抵挡着劈砍过来的刀斧。

只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死亡谷底的上空突然雷云密布,密密麻麻的电流穿梭在云层,汇聚在几人头顶之时积起了厚厚的电磁场,而几人脚下的湿稠土地也是慢慢变成沼泽泥潭,困住大家的双脚不能动弹。

如此险境下大家都感到一丝死亡的感觉,应接不暇的刀斧和即将劈下的雷电,无论哪一个都是不能承受的。

tags:


↑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