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瓜影视ios

头像

Written by: fhaini1943


About : This author may not interusted to share anything with others

2月 ago | Date : 2021年6月13日 | Category : 未分类 | Comment : 南瓜影视ios已关闭评论 |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过了一会儿,孔烨霖又出门看了看,确定孔玄已经走远之后,他快速返回房间,拿起手机,找出江少枫的手机号,拨了出去!

“喂!江少!告诉一件事!”

刚才孔玄当着他的面,给孔婉儿打了个电话,提到了要把药王鼎卖出去!

药神谷一直想要得到药王鼎,之前就委托江海田,让对方帮忙与孔家接洽,想办法拿到药王鼎。

江海田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办成。

江少枫也曾经跟孔烨霖谈到过这件事,当然他没有提到药神谷,只是说自己想买下药王鼎。

药王鼎是孔玄收藏的非卖品,孔烨霖根本做不了主,甚至都不敢去劝说孔玄卖鼎。

现在得知孔玄想把药王鼎卖掉,他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江少枫。

以前时候,他帮江少枫,是为了借助外力来对付江浪和孔婉儿。

现在他已经得知,之前江少枫邀请段炎殊对付江浪,并要顺带栽赃他,让他明白了江少枫也只是在利用他。

可是他依然在这时候向江少枫通风报信。

清纯美女白衬衣复古写真气质优雅迷人

原因是什么?

他也说不清楚,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,可能就是单纯的因为对自己家族的恨意,而产生的报复心理。

“好,知道了!”

电话另一头的江少枫,听完了他的汇报之后,立刻来到了一个房间。

房间当中,一名女人十分慵懒地躺在沙发上,正是代表药神谷控制江家的柳曼柔!

“柳姨,我刚收到消息,孔玄打算卖掉药王鼎!”

江少枫进屋,直接说道。

现在他已经彻底沦为了柳曼柔的傀儡,有什么事,都得向对方汇报,也得按照对方的指令行事。

柳曼柔蓦地坐了起来,“买家是谁?”

“不清楚!”江少枫道:“是孔烨霖向我透露的消息,他只知道交易地点是在孔家旗下的流光阁,但未必是当众拍卖,很可能已经确定了客户,私下里与对方谈!”

柳曼柔拿起手机,拨了个电话,“老三,今天晚上,大奖要来了!这就带人去流光阁,盯着点儿奖品,争取抢到手!”

大奖,指的就是药王鼎了。

因为担心手机被监听,所以才用这个词儿代替。

电话另一头的楼玉琼也听得明白。

地点,流光阁。

孔玄来到了会客厅。

在这之前,孔婉儿已经按照他的要求,安排人把这里打扫的非常干净。

“陈先生,请坐。”

“孔老,您也坐。”

孔玄与这位客人客套两句,一同就坐。

孔玄把一个盒子放在桌上,然后打开了盒子。

“这就是药王鼎了吧?”陈先生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孔玄把药王鼎拿出来,“确定要买下它?”

陈先生点点头,“我和您的爱好差不多,喜欢收藏古玩,尤其喜欢收藏金属制品。”

孔玄道:“陈先生,我之前跟讲过了,这个药王鼎,虽然价值很高,但是,也很危险!我甚至产生了要把它毁掉的想法,但终究舍不得,可留下来,感觉又是个隐患,所以才想着把它卖掉,但是我又不想欺骗顾客,所以,我会提前把它的隐患跟讲一下。”

陈先生道:“就是您之前提到的,用它炼制出来的药物,药效能提高十倍以上吧?”

“对!如果用它来炼制毒药,毒性也会提高十倍以上,我最担心有坏人得到它,用它来炼制毒药!我相信陈老板的人品,才敢把它卖给!”

“孔老,我觉得这说法有些玄乎了,您听到的,说不定只是一些没有根据的传言。”

“不是传言,是江神医说的!”

“江神医?谁呀?”

“就是江浪,应该认识,之前从他手里买过一个玉雕关公像。”

“原来是他!”

之前何映红的母亲孔莲的公司,被庄家家主庄十三的弟弟庄碧帆恶意打压。

当时江浪找孔婉儿帮忙,孔婉儿就给他提供了一个玉雕关公像,说是香江大佬陈浩北,一直想买下这个关公像。

后来江浪把玉雕关公像卖给了陈浩北,陈浩北则帮他狠狠打了庄碧帆的脸。

这些事情,以前早就提到过了。

这位打算购买药王鼎的陈先生,正是陈浩北!

另外除了那场玉雕的买卖之外,江浪与陈浩北在之前也见过面。

当时在公海的赌船上,有江南第一枭之称的叶枭,联合赌船上的安保头目凌尘,找江浪等人的麻烦。

当时陈浩北也在场,他是专门被洪贺邀请过去,帮忙对付叛徒洪炳权的,他身边的一名保镖,更是直接一刀杀死了凌尘。

洪炳权和叶枭也死在了赌船上。

这些事情,之前也早就提到过。

孔玄道:“陈先生,如果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,我可以叫我孙女孔婉儿请江先生过来帮详细解释一下,他目前就在拍卖会场呢。”

陈浩北道:“我儿子也在拍卖会现场,我就直接给他打电话,叫他请江先生过来吧!”

这个时间,拍卖会刚刚结束。

孔婉儿还要在这里主持闭幕。

江浪和陆月菱便一同离开了拍卖场。

刚到楼下,准备去停车场的时候,就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“这么着急离开,是怕我报复吗?”

说话的是陈天扬,在他身边,还站着八名保镖。

江浪道:“是因为我抢了向女人搭讪的机会,所以来找麻烦的?”

陈天扬道:“当然不是!和女人搭讪,她们理不理我,是她们的自由,我顶多稍微气愤一下,但一定不会记仇。”

“那就是认为我和代老板串通坑的钱?”

“也不是!一开始我的确认为们两个在串通,但仔细一想,不是那么回事儿,坐在最后排那几个跟着喊价的,分明就是她的手下,她是在给设局,而正好在我跟竞争的时候,利用我来中止她的手下继续抬价!”

“说得对,所以咱们之间,没什么矛盾,为什么要拦着我?”

“我想拜为师!”

什么什么什么?拜我为师?

江浪有些发懵,自己最大的强项就是功夫和医术,但他并没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来,估计对方也不大可能从其他途径了解他的这些强项。

对方突然拜师,到底想学什么?

tags:


↑ Top